恶魔孙小果:2年前被判处死刑时哭了隐藏在他背后的人全部获刑

在孙小果的身上,有着永远擦不去的标签:残忍暴虐、飞扬跋扈……视人命如草芥,最终他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在孙小果在被执行死刑前的画面中,我们可以看到,在面临即将被执行死刑前,孙小果的双眼流出了对死亡恐惧的眼泪。

当看到这个画面时,那些曾经被孙小果伤害过的受害者,以及社会上的正义人士无不拍手称快,大呼他活该,罪有应得。

1994年的一天在昆明街头,孙小果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,驾车强行拉扯两位女青年上车,最后在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,将两位女青年。

很快,孙小果就因为涉嫌“性侵”被捕,而孙鹤予也踏上了“解救”儿子的道路。

后来这个案件判决下来以后,孙小果被判3年,其余4人分别被判了6年、5年、5年、5年。

被判刑也不用坐牢,孙小果的胆子是越来越大,而社会上的人也都不敢和孙小果较真了。

而在孙小果的心中,就没有母亲办不成的事情。孙小果的身边开始聚集了一大批社会青年,他们混迹在昆明的娱乐场所,以收取“保护费”的由头,疯狂地敛取财富。

在平常生活中,孙小果也是恶名在外,只要遇到反抗,或者是一言不合,立刻就会遭到孙小果等人的疯狂毒打。

1997年的6月1日,孙小果将16岁的少女张亭。没过多久,他又了张亭的表姐张苑。

慑于孙小果的恶名,张苑没有选择报警,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,同年11月,她受到了孙小果长达8个小时的疯狂虐待。

1997年11月初的一天,张亭和男友汪某一起吃饭,她说:“孙小果以为我在外面说他的坏话,一直在找我,他要打我。”

汪某虽然觉得孙小果这个名字听谁说过,但是却没太大的印象,于是便对张亭说:“你怕他干什么?我来帮你搞定他。”

张亭把孙小果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汪某,在电话这头,汪某说道:“听说你这个人很拽啊,我想约你见个面。”

孙小果二话没说,直接定下了约定地点,二人决定11月6日晚上,在白塔路台湾面馆碰面。

电话打完以后,张亭为了让男友小心行事,于是把孙小果的一些恶行,全盘托出了。

哪知道这一说,汪某却被吓得双腿发软,手脚发冷。饭还没吃完,就连夜买了火车票逃出了昆明。

很快就到了约定时间,孙小果久久没等到汪某,他气得火冒三丈,见到男的就抓着人家衣领,大声斥问:“你是不是叫汪某某?”

孙小果的举动,把饭店里面的客人都吓跑了,但是他还是咽不下这口气,想来想去,觉得很可能是张亭泄露了他的电话号码。

但是此时,张亭已经躲了起来,孙小果和手下怎么也找不到她。之后孙小果在月光城迪斯科舞厅,遇到了张亭的表姐张苑和她的女伴杨某。

于是,孙小果将张苑和杨某带到了一个KTV的包间。可怜的少女,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,但是孙小果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们。

孙小果指使手下,强迫张苑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,自己则用手肘猛击少女的头部,导致少女牙齿脱落,血沫横飞。

看到眼前的一切,张苑的同伴杨某被吓得浑身发抖,她哭诉着求孙小果不要再打了。但是丧心病狂的孙小果让杨某和张苑互相抽耳光。

耳光打完了,张苑也昏迷了,孙小果一行人又把张苑拖到门外,一顿拳打脚踢,张苑再次昏迷了过去。

看到张苑快不行了,孙小果等人才叫来了一辆车,将张苑和杨某送到了昆明的延安医院大门口。

1977年,孙小果出生于昆明市,他的父亲陈耀是昆明市公安局的一名干警,母亲孙鹤予是昆明市官渡区的一名干警。

在同事们的眼中,陈耀工作能力十分出色,但是在家庭上,他却算不上是一位好丈夫或好父亲。他喜欢酗酒,喝多了就对妻子和儿子家暴,母子二人饱受痛苦。

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1982年,孙鹤予提出了离婚,孙小果跟着父亲生活。

3年后,陈耀从昆明市公安局被调到了昆明市物资局,单位分配了一栋位于6楼的50平米楼房,他和儿子孙小果住在里面。

在那个普遍是泥瓦房的年代,同学们都十分羡慕孙小果。不仅如此,陈耀由于工作的原因,所以对孙小果的日常生活关心很少,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给钱,让孙小果自己吃喝。

所以在孙小果的身边,总是围着一群孩子,因为他的书包里,永远都装着别人很难见到的糖果和零食。

但是外人不知道的是,孙小果因为成绩不好,常常会遭到父亲陈耀的打骂,骂得最多的就是:“你这种人,以后就是被枪毙的命。”

也许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,孙小果的性格变得更加的乖张,在外面遇到冲突,他都是用暴力的手段解决。

时间很快就到了1992年,孙小果15岁了。这一年孙鹤予从一名干警被提升为了三级警督。和曾在部队多次立过功的李桥忠结婚了。

孙鹤予再次想到了自己的儿子,于是把孙小果给接了回来。她的心里十分愧疚,开始对儿子无底线的溺爱。

俗话说“惯子如杀子,慈母多败儿”,这句话在孙鹤予的身上,被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孙鹤予发现儿子有暴力倾向,她和李桥忠商量以后,决定将孙小果送到部队去氪金。

但是,孙小果的年龄还未达征兵年龄。孙鹤予就四处找人找关系,最后将他的出生年龄从1977年改为了1975年。

本来想法是好的,孙鹤予希望孙小果在部队磨练几年,就能磨掉一些锐气,也能改变他的性格,但是事实证明孙鹤予错了,而且错的很离谱。

在警方后续调查中,发现孙小果涉嫌案就高达十几起,其中还有不少故意伤害行为。

1998年2月,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,判决孙小果犯罪、强制侮辱妇女罪、故意伤害罪、寻衅滋事罪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

与此同时,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,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和撤职处分。孙鹤予因为包庇罪,被判刑5年,开除公职。

2004年,李桥忠开始担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。已经出狱的孙鹤予,又动了“解救”儿子的想法。

之后孙鹤予又利用不是孙小果发明的“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”专利,为孙小果减刑。

2010年4月,孙小果出狱,无期徒刑20年,实际上在监狱里他只待了12年零5个月。

孙小果出狱以后,孙鹤予出钱让他开酒吧、开夜总会,还给他买了一栋别墅,多辆豪车。

直到2018年7月,云南某航空公司的一名李姓空姐和一名男子发生争执,空姐被打了一个耳光,随后叫来了人帮忙。

不一会儿,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赶来了现场,为首之人正是孙小果。他上去就猛踢男子腹部,导致对方膀胱破裂。

警方立案以后,办案民警骇然发现,这个孙小果竟然是1998年被判死刑,但是却“离奇复活”了。

2020年2月20日,孙小果被执行死刑。他的母亲孙鹤予被判有期徒刑20年,他的继父李桥忠被判有期徒刑19年。

孙小果在被执行死刑前,他双眼含泪,但却没有任何人会同情他,因为这是鳄鱼的眼泪。

纵观孙小果的罪恶人生,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母亲的溺爱。而他的结局也告诉我们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做了违法犯罪的事情,终究得到的结局,必然是法律的严惩。

如今在社会上,还有一些像孙小果这样的人,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之中,但是这些人都不会长久,因为只要他们一冒头,就会被代表正义的公检法部门所铲除。

而在孙小果的身上,我们应该得到很多的警示:作为一个国家公民,千万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情,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,一定要多做好事、善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